刑事辩护、诉讼仲裁、资本证券、房地产专业法律服务提供者

您的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  - 正文

贾某犯集资诈骗罪、被告人王某、王某2、郭磊、王某3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

  • 审理经过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西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贾雪萍犯集资诈骗罪、被告人王晓方、王丽丽、郭磊、王丹丹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于二O一六年十月十八日作出(2016)陕01刑初4号刑事判决。宣判后,被告人贾雪萍、王晓方、王丹丹均不服,分别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贾雪萍注册成立陕西中金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金公司)后,先后聘任李玉峰(化名李明升,在逃)、被告人王晓方担任公司经理,招聘被告人王丽丽、郭磊、王丹丹等为业务员,虚构投资项目,以给付高额利息为诱饵,诱使群众与中金公司签订协议,共向社会不特定群众非法集资36619114元。贾雪萍将大部分集资款用于支付业务员的提成、返本付息、购置房产,并有部分不能说明去向,致使大量集资款不能返还,给集资群众造成重大损失。上述事实有报案材料、协议及收款收据、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司法鉴定报告、被告人供述等证据证明。据此,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贾雪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创业投资等虚假名义,用高额利息回报为诱饵,欺骗社会公众与其签订投资协议,进行非法集资,诈骗金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被告人王晓方、王丽丽、郭磊、王丹丹明知中金公司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向社会公众集资并承诺支付高额利息,仍然积极参与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资金,承诺支付高额利息劝诱群众签订协议,非法吸收公众资金,数额巨大,该四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告人王丽丽自动投案,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可依法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王丽丽、郭磊、王丹丹能主动退还其违法所得,均可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第五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贾雪萍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二、被告人王晓方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三、被告人郭磊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四、被告人王丽丽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五、被告人王丹丹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六、侦查机关已查封、扣押、冻结的赃款、赃物,依法发还给投资群众。七、未追回的赃款、赃物由侦查机关依法继续追缴。

    二审请求情况

    贾雪萍上诉提出及其辩护人辩称,原审判决认定部分事实不清,贾雪萍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集资款的目的,客观上没有占有集资款的行为,集资没有采取诈骗的手段,认定贾雪萍构成集资诈骗罪证据不足,量刑不当,应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定罪量刑。

    王晓方上诉提出,本案属单位犯罪,认定其吸收公众存款的数额不正确,其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较小,原审判决量刑过重。

    二审答辩情况

    其辩护人辩称,原审判决认定王晓方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事实有误,证据不足,应改判王晓方无罪。

    王丹丹上诉提出,其是受骗参与犯罪,系从犯,且退赔了违法所得,已取得被害群众的谅解,原审判决量刑过重。

    法院审理查明

    经审理查明:上诉人贾雪萍于2008年8月注册成立中金公司。2009年下半年开始,贾雪萍先后聘任李玉峰(化名李明升,在逃)、上诉人王晓方担任公司副总经理,招聘上诉人王丹丹、原审被告人郭磊、原审被告人王丽丽、惠某某(未起诉)、王飞、马霞、柏苗、张爽、李佩(均在逃)等人为公司业务员,以高额利息为诱饵,向社会募集资金,并按照募集资金额的18%-21%给李玉峰提成,李玉峰按照联系发展客户投资额的10%左右给业务员提成。李玉峰指使业务员通过打电话,在街头、小区散发宣传单等方式向群众募集资金。为吸引更多群众,贾雪萍还安排王晓方联络、策划中金公司的对外投资项目并负责向业务员、投资群众讲解、介绍。业务员按照贾雪萍、李玉峰、王晓方的授意、安排,向群众宣称中金公司将募集资金用于深圳手机项目、汉中养殖、销售娃娃鱼项目、天津爱装网科技有限公司项目、西安瑞贝公司项目、汉中汽车尾板项目、陕西广恩能源项目等,以保证投资群众获取收益,承诺支付一年期利息10%,二年期利息12%,三年期利息15%。2012年4月,贾雪萍又注册成立了万华企业,并与李玉峰、王晓方一起授意、安排业务员向群众宣传,劝诱群众加入该企业,组建“万华基金”,集资给中金公司进行对外投资,并承诺给予高额回报。2013年年初,李玉峰在获取巨额提成离开公司后,贾雪萍又让王晓方负责、安排业务员向群众集资。

    2010年12月至2014年5月期间,贾雪萍等人先后共诱使群众80余人次与中金公司签订《委托代理协议书》、《受益合同》、《合伙企业合伙协议》、《指定受益人声明》等协议,实际缴款3661.9114万元,已兑付162.2万元。其中,2011年6月至2013年7月,实际缴款2546.4310万元。上述集资款项均由贾雪萍个人控制,大部分款项都存入其控制的个人银行卡中。贾雪萍仅将所得集资款项中的少部分用于投资项目,其中给陕西广恩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支付部分股权转让款795万元(约定投入1600万,占广恩20%股份),给深圳市天歌通信有限公司投资100万元,其余集资款项被贾雪萍用于支付李玉峰和业务员的提成、群众返息、购置房产、偿还债务等其他支出。原审被告人王丽丽于2009年11月应聘到中金公司担任业务员,募集资金239万余元,从中非法获利20余万元。案发后,王丽丽于2015年8月31日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并退缴了个人不法所得。原审被告人郭磊于2010年3月应聘到中金公司担任业务员,募集资金204万余元,从中非法获利20余万元。案发后,郭磊向公安机关退缴了个人不法所得。上诉人王丹丹于2010年10月应聘到中金公司担任业务员,募集资金120万余元,从中非法获利12万余元。案发后,王丹丹向公安机关退缴了个人不法所得。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明: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及立案决定书、抓捕经过证明,2014年9月20日凌晨,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接指挥中心电话转警称,中金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贾雪萍以高息回报为诱饵,向群众收取投资款,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受害群众扭送至红缨路派出所。同日,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对陕西中金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王丽丽于2015年8月31日14时许到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投案自首。

    2、被害人靳某某等人的报案材料、委托代理协议书、指定受益人声明、受益合同、认缴出资确认书、附加补充协议、合伙企业合伙协议及收款收据证明,中金公司、万华企业以高额回报为诱饵与投资群众签订了委托代理协议书、指定受益人声明、受益合同或合伙企业合伙协议等,群众投入相应的本金后,一直没有兑付,中金公司、万华企业也联系不上,特此报案。

    3、被害人杨某某陈述证明,2011年初,他接到中金公司王丽的电话,称其公司有很好的创投项目,只要投5万元本金,每年可拿到利息7500元,三年到期。他于2011年2月22日、2012年2月24日两次共投了16万元,期间领了三次利息共计3.6万元,现在本金都没拿回来。公司给过他几份天津爱装网科技有限公司和西安瑞贝科技有限公司的项目宣传资料,说钱都投到这两个公司了。他于2014年2月去中金公司就没有人办公了,给公司老总贾雪萍打电话,贾雪萍一直说在外地,也不见面。

    4、被害人秦某某陈述证明,2011年初,她接到中金公司业务员肖超的电话,说其公司有一个理财品种,她就去公司听课,讲的是养殖娃娃鱼。几天后,她办理了5万元的理财,肖超说5万元一年的利息是7500元。到期后业务员以现金的方式共付了她两期利息15000元,本金至今未还。

    5、证人杨某甲(中金公司出纳)证言证明,贾雪萍于2008年用她的身份证在西安注册成立中金公司,并让她到其公司帮忙,贾雪萍是公司的实际经营人和管理者。2013年前公司的业务主管是李明升,后来是王飞,业务员有王飞、马霞、柏苗、张爽、郭磊、蕙建军、王丹丹、李佩、王莉莉、张某某、王晓方,会计是李琦,她是出纳。业务员通过打电话的方式向社会不特定群众许以高息来募集资金,公司约定客户投入资金一年期10%利息,二年期12%利息,三年期15%利息,到期后公司连本带息一起支付。后来她知道李明升拿走21%的提成,然后再按业绩发给业务员10%。公司一共向90名左右的社会群众募集了5000万左右的资金,大概有2000万元的资金无法返还。公司将募集的资金给群众返还1000万元左右,给业务员提成1000万元左右,剩下的钱贾雪萍说投资了,投资都是贾雪萍自己做的,她只知道的有一笔60万元给天歌公司,还有一笔是替陶某还钱,转给韩涛100万元。

    6、证人张某某(中金公司办公室主任)证言同杨某甲证言一致,其还证明公司对客户宣讲过很多项目,募集资金的实际用途只有贾雪萍知道。以万华企业名义对外投资的项目只有广恩能源,万华企业投资款也是从群众处募集来的。万华企业和中金公司实际就是向群众募集资金的平台,实际负责人都是贾雪萍,资金如何使用都是贾雪萍说了算。

    7、证人惠某某(中金公司业务员,未起诉)证言证明,他于2011年4月至2013年9月底在中金公司担任业务员期间,通过打电话的方式以养殖、销售娃娃鱼项目向社会不特定群众宣传,拉拢群众投资,承诺给客户一年息10%、二年息12%、三年息15%的高额返息。王晓方是公司的副总,主要管理公司的投资项目。公司基金管理部门开始是李明升负责,李明升走后,王晓方也管理过,基金管理部门主要是向群众筹集资金,向群众介绍过的项目有娃娃鱼养殖项目、安中汽车尾板项目、陕西广恩能源项目、猪肉养殖项目、手机开发项目、装修项目等。中金公司共向90余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5100余万元。中金公司和万华企业都是贾雪萍的公司,中金公司将筹集的资金通过万华企业投给了广恩公司700至800万元。

    8、证人陶某(陕西同丰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证言、情况说明、收据及银行凭证证明,她是贾雪萍的嫂子,贾雪萍没有在她公司投资,她于2011年9月至2012年9月共向贾雪萍私人借款200万元。截至2014年12月24日,200万元借款已全部还清。

    9、证人张某甲(陕西广恩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证言证明,2012年6月,他通过王晓方认识了贾雪萍,后中金公司和广恩公司签订投资入股合同,中金公司投资1600万元,占20%股份,但实际只投了795万元,是从2012年7月26日至2013年11月13日,分13次陆续投的。他公司收到钱后都用于公司营运的日常开支和外出联系项目的经费。

    10、证人黄某某(深圳市天歌通信有限公司总经理)证言及提取的《隐名投资协议》证明,他和贾雪萍签了份《隐名投资协议》,由贾雪萍代持深圳市天歌通信有限公司80%的股份,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也就成了贾雪萍,但贾雪萍没有出资,只是挂名的。2011年11月左右,天歌公司与贾雪萍的中金公司签了个手机项目,贾雪萍投了100万元作为项目资金。这个项目最后失败了,贾雪萍没有拿到收益。2012年2月以后中金公司和他公司就没有业务往来了。

    11、广恩公司出具的万华企业投资金额表证明,广恩公司于2012年7月26日至2013年11月13日共收到万华企业投资795万元。

    12、天歌公司和中金公司于2011年5月8日签订的《项目合作协议书》证明,双方合作经营与中国联通手机订购项目,中金公司出资额为100万元,项目合作期限为三年。

    13、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协助查询财产通知书、杨某甲、贾雪萍、中金公司、万华企业、广恩公司、王飞、王丽丽、王晓方、郭磊、王丹丹等人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及广恩公司浦发银行桃园路支行对账单证明了上述账户资金转入转出情况。

    14、提取笔录及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明,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从杨某甲处提取中金公司部分银行回执单流水账本五本、手工记账本二本在卷佐证。

    15、陕西铭建司法会计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及《调整说明》证明,本案报案材料中所体现的集资参与人员为89名,协议189份,涉及投资金额为42632604元,实际缴款金额为36619114元,已兑付金额为1622000元,尚欠金额为34997114元没有归还。其中,中金公司在2011年6月至2013年7月期间,涉及吸收投资金额29197980元,实际缴款金额25464310元,已兑付金额为780500元。王丽丽涉及缴款金额共计2440284元,郭磊涉及缴款金额共计2347330元,王丹丹涉及缴款金额共计1251500元。

    16、工商登记资料证明,中金公司成立于2008年8月6日,注册资本3000万元,法定代表人杨某甲,股东为贾雪萍、潘炳森、李娜;2013年3月1日法定代表人变更为贾雪萍,股东为贾雪萍、王晓方、周平辉。万华企业成立于2012年4月27日,执行合伙事务的合伙人为中金公司,股东为冯亚丽、王红。

    17、贾雪萍《承诺保证书》证明,由于她注册成立中金公司时不方便出任法定代表人职务,经与其他股东商议,由杨某甲代理,在杨某甲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期间的经济与法律责任均由她承担,与杨某甲本人无关。

    18、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杨某某、马俊昌辨认出王丽丽是介绍其到中金公司投资的业务员;王瑞、濮约军辨认出王丹丹是介绍其到中金公司投资的业务员;杨某甲辨认出李玉峰是中金公司的副总,辨认出郭磊、王丹丹、惠某某是公司的业务员,辨认出王晓方是公司副总经理;贾雪萍辨认出李玉峰是中金公司负责融资的人,辨认出郭磊、惠某某、王丹丹是公司的业务员,辨认出王晓方是公司副总经理;贾雪萍辨认出受益合同、委托代理协议书、指定受益人声明是中金公司和投资客户所签订的。

    19、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查封、冻结财产清单及情况说明证明了本案冻结、扣押的涉案资产情况,案发后王丽丽、郭磊、王丹丹向公安机关退缴了个人违法所得。

    20、原审被告人王丽丽供述,2009年11月她进入陕西中金公司担任业务员,以王丽的名字开展业务。公司以汉中的养殖、销售娃娃鱼项目打电话拉群众投资,承诺一年息10%,二年息12%,三年息15%的高额返利,公司共向80余人募集资金5100余万元。其中她给群众宣传后,共向8名群众募集资金207万元,获得提成款20.7万元,都用于日常花费。

    21、原审被告人郭磊供述,他于2010年至2013年在陕西中金公司担任业务员,公司实际控制人是贾雪萍。公司分为业务部、财务部、项目部三部分,业务部负责人是李明升,项目部由贾雪萍和李明升共同负责,后来由王晓方负责。李明升在2013年初离开公司,业务部由王飞负责。贾雪萍经常不在,公司的业务由王晓方来管理,主要是发行、管理、筹集万华基金。业务部的提成是李明升来发的,按照每个人筹集资金总额的7%-10%。业务员主要负责面向不特定群众宣传中金公司的项目,以高息回报为诱饵,让群众投资,他吸引群众投资200余万元,自己非法获利20余万元。

    22、上诉人王丹丹供述,她于2010年10月底进入中金公司,2014年3月离开。她按照公司副总李明升的安排向社会不特定人群以电话营销和大型会议的方式向群众集资,自己获取10%左右的高额提成,吸引群众投资共120余万元,个人非法获利12万余元。

    23、上诉人王晓方供述,他于2011年5月底进入陕西中金公司,担任副总经理,李明升辞职后,他协助王飞管理过集资业务,给投资者介绍项目,2013年8月他离开公司。陕西中金公司的实际负责人是贾雪萍,他在贾雪萍的安排下作了挂名股东,实际没有投入,没有参与公司人事、财务及重大经营决策的权利,只是投资部的负责人。公司投资的资金来源除了公司自己募集了一部分外,也向社会群众集资了一部分。他向群众介绍过公司的陕西汉中安中汽车尾板有限公司、深圳瑞贝科技公司、西安广恩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项目。成立万华企业的目的就是筹集资金。他在万华企业负责基金的投向工作,他没有对该企业投资,只是挂名股东。无论是陕西中金公司还是万华合伙企业都从未成立过万华基金,万华基金只是李明升等人向社会宣传时给群众说的。

    24、上诉人贾雪萍供述,中金公司于2008年8月注册,经营管理都是由她做主,其他股东均是挂名股东,公司经营业务是融资、投资。2009年下半年,李明升担任公司副总经理,主管融资方面业务。王晓方是李明升介绍来的,也任副总经理,主管风险控制和项目评估。李明升离开后,王晓方还负责了两个月的集资业务。公司从2009年10月开始利用电话营销和熟人介绍的方式,向群众吸纳资金,公司吸纳资金没有经过银监会的批准。集资团队都是由李明升招来的,整个团队的提成为吸收资金总量的18%-21%,由李明升进行分配,业务员的提成在10%左右。公司没有告诉投资群众投资款的具体用途,只说了公司现有的项目,有广恩公司、汉中的安中机械公司、汉中的养殖、销售娃娃鱼项目、天津爱装网科技有限公司、西安瑞贝公司等。公司和客户签订的委托代理协议书上的金额,是客户实际投资款加上公司应当支付的借款利息之和,受益合同上的金额是公司应该支付给客户的利息,这样做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公司支付的高息。给客户付息方法是一年期10%,二年期12%,三年期15%。为了更方便募集资金和投资,她根据王晓方提议,于2014年4月又成立了万华企业,万华企业管理和筹集的基金对外宣传叫万华基金,是面向社会上有钱人筹集资金,万华基金是私募的,没有政府机构审批。万华企业和中金公司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业务相同,都由她实际控制管理。中金公司的集资款有3000万元左右,客户约80人。资集资款中的795万元以债权转股权的形式投资陕西广恩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约定她投入1600万,占20%股份,但因未筹集到相关款项的资金,没有完成投资,所以算是将钱贷给了广恩公司。集资款中的200万元借给她嫂子陶岚的陕西同丰置业有限责任公司。她是深圳市天歌通信公司挂名法定代表人,实际负责人是黄某某,中金公司给该公司转的钱是群众的集资款。2011年转入120万,黄某某在收到这120万后将其位于深圳市罗湖区罗沙路北侧的鸿景翠峰花园1栋18A的名下房产过户到她孩子朱思儒名下。她给深圳市天歌通信公司投资了100万元,借给黄某某87余万元。支付了业务员的提成600万元,她用31万元买了一辆别克商务车,用60多万元以用杨某甲的名义按揭购买了长安万科的房子;给群众陆续返息约四、五百万元;公司周转花费150万元左右。娃娃鱼和汉中汽车尾板项目都没有实际投资。

    法院审理认为

    本院认为,上诉人贾雪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没有偿还能力的情况下,假借创业投资等名义,以高额利息回报为诱饵,欺骗社会公众签订协议,进行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应依法惩处。上诉人王晓方、王丹丹、原审被告人郭磊、王丽丽明知中金公司、万华企业未经国家有关部门依法批准,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以中金公司副总经理、业务员身份,通过向社会公开宣传、承诺在一期限内还本付息的方式为其吸收社会公众资金,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均应依法惩处。王丽丽自动投案,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王丽丽、郭磊、王丹丹认罪态度较好,并能主动退还其违法所得,均可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对贾雪萍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经查,贾雪萍以中金公司名义,在没有偿还能力的情况下,假借创业投资等名义,以高额利息回报为诱饵,骗取被害群众资金,筹集资金均由贾雪萍个人控制、肆意处分,大部款项均未用于项目投资,最终使集资款不能返还,造成投资群众重大损失,足以认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贾雪萍以虚假投资项目为诱饵,欺骗社会不特定群众非法集资的事实有报案材料、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辨认笔录、相关协议及收据、司法鉴定结论及其本人供述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故其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对王晓方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经查,中金公司成立后,以向社会非法集资为其主要经营活动,依法不构成单位犯罪。王晓方在担任中金公司副总经理期间,负责联络、策划中金公司、万华企业的对外投资项目并负责向业务员、投资群众介绍、讲解,李玉峰离开公司后暂时协助管理集资业务等,行为积极主动,在非法集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原审判决根据其在非法集资犯罪中地位、情节、作用,对其判处刑罚并无不当,故其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对王丹丹的上诉理由,经查,原审判决根据其在非法集资犯罪行为中的地位、作用、情节已对其从轻处罚,故其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综上,原审判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