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诉讼仲裁、资本证券、房地产专业法律服务提供者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 正文

“洞穴奇案”的第十五个观点

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L.L.富勒在《哈佛法学评论》上提出了一个虚拟的人吃人案件,这个名为“洞穴探险”的案例后来被称为“史上最伟大的虚拟案例”:4299年5月上旬,在纽卡斯国,五名洞穴探险人不幸遇到塌方,受困山洞,等待外部的救援。十多日后,他们通过携带的无线电与外界取得联络,得知尚需数日才能获救水尽粮绝;为了生存,大家约定通过投骰子吃掉一人,牺牲一个以救活其余四人。威特莫尔是这一方案的提议人,不过投骰子之前前又收回了意见,其它四人却执意坚持,结果恰好是威特莫尔被选中,在受困的第23天威特莫尔被同伴杀掉吃了。在受困的第32天,剩下四人被救,随后他们以故意杀人罪被起诉,而根据《刑法典》规定:“任何故意剥夺他人生命的人都必须被判处死刑。”

富勒虚构了五位大法官对于这个案件的五份法律判决书:首席大法官特鲁派尼从法条主义的观点出发,认为法律是法律,道德是道德,尽管同情心会促使我们体谅这些人当时所处的悲惨境地,但法律条文不允许有任何例外,所以他支持有罪判决;福斯特大法官则主张应该根据立法目的,对法律规则进行解释,应该探究法律精神,他主张自然法的观点,认为被告无罪;唐丁大法官认为则这是一个两难的案件,选择回避退出此案;基恩大法官主张法官应当忠于自己的职责,不能滥用目的解释,去规避法律规则的适用,坚持被告有罪;汉迪大法官则主张,抛开法律,用常识判案,通过常识来平衡道德与法律的冲突,坚持被告无罪。在意见上出现了一种奇怪的平衡,最后纽卡斯最高法院决定维持原判。1998年,美国叶尔汉姆学院哲学系教授彼得•萨伯,假设此案在五十年后翻案,他再次虚拟了九位大法官的判决意见,他们分别又提出了各自不同的观点,彼此之间观点交锋亦是非常激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一个完美的答案。

富勒虚构的洞穴吃人案是一个神奇的案例,它建立在大量的事实的基础上,通过创造性的、严密的安排各种细节,使这个案例具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吸引着无数法律人士及法律爱好者去探讨其中的法律、道德、哲学等问题,探寻它所蕴含的法律精神。洞穴奇案蕴含了丰富的法哲学思想,富勒的精心编排引起法哲学思想的碰撞,使法官从各个不同层面去解读,这种对思想产生剧烈冲击的案子,对于法律学术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相信每个读过洞穴奇案的人心里都有一份判决书,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把正义的尺子,都会想用这把尺子给这个神奇的案例一份相对公正的判决。

第十五份判决书:

我支持有罪判决,但是罪不至死,理由如下:

一、依据法律,被告有罪。

1.法律明文规定:“任何人故意剥夺他人的生命都必须被判处死刑。”被告杀害了威特莫尔,故意剥夺了他人的生命,应该依据法律的规定作出有罪判决。法官在审理案件时应该忠实履行自己的职责,不应该夹杂个人感情或者道德观点。

2.法律具有威慑力。四位被告必须被判处死刑,这样才能在以后出现同样的案例情形时,才能对于当事人形成威慑,才能防止同类案件的再次发生,如果本案给了被告太多同情,法律也对于被告网开一面,那么这样的无罪判决很可能会导致悲剧重复发生。

3.被害人的生存权利被残忍的剥夺,威特莫尔撤回同意的行为被完全忽视,这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我们对于四位被告的同情。

二、被告有罪,罪不至死,量刑需减轻。

1.法律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有冤报冤,有仇报仇,让犯罪者赔掉一切,或者为了追求理论上的绝对公正,还是为了最大限度的降低社会伤害成本呢?法律是一种手段,法律的目的不是惩罚人,而是引导人,我们都离不开公平正义,如果单纯的为了执法而执法,这是法治路上的一个误区。轻判的案例在各国并不罕见,中国的许霆案就是在法定刑以下的一次判决,既彰显了法律的尊严,也符合了民意,更有利于维护社会秩序,可以说这是一次相对公正的判决,取到了很好的社会效果。英国启蒙思想家洛克也说:“法律的目的不是取消或者限制自由,而是维护和扩大自由。”四名被告触犯了法律,应该做出有罪判决,但是判处死刑对于他们来说似乎过于严苛和残忍了,法律的目的不是为了惩罚,而是为了将犯罪降到最低,将伤害降到最低,将四名被告处死并不能实现法律的最终目的。

2.维护法律尊严的同时也要尊重民意。法律是统治阶级维护统治的武器,但是统治阶级也不能忽视民众的力量,法律作为武器是冰冷的,只能强硬的要求别人服从,统治阶级秩序的维持还需要民意的支持,因此统治阶级也要充分的尊重民意。每一个案子的判决结果都关系到民众的利益,因此民众有权利发表自己的看法,并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这个案例引起了民众的关注,在民众间也激起了激烈的讨论,大部分人们对于四名被告还是报以同情之心的,他们觉得四名被告很残忍,但判处死刑对于已经经历了噩梦般的遭遇的被告更加残忍。

3.法律背后有许多当事人自身无法承受的现实之重。法律的制定者在制定法律时也是有很多局限性的,他不可能会考虑的面面俱到,也无法想象到法律背后当时所承受的东西,因此完全用法律来评价每个案例也是不公正的。我们每个人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是四名被告之一,我们会为自己作什么样的辩护呢?我想象自己是被告,我为自己写了一篇辩护词,本来我的观点是坚定的法条主义,我认为应该维护法律权威和法律秩序,但是当我作为被告给自己写了辩护词后,我动摇了,真正的有力辩护是来自亲身感受的当事人的,他们才最有发言权,他们给自己的辩护是应该得到法律的尊重和重视的。

综上,我支持的是有罪判决,但是在量刑方面应该减轻,惩罚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对于被告,最大的惩罚是来自内心,而不是法律上外在的惩罚,也许这样才能勉强达到各方面利益的均衡,也有利于统治秩序的维护和法律权威的维持。

撰稿人:梅斌